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中小银行也许更应该像这两家优秀城商行学习

时间: 2019-04-02 11:54:47 来源: 博瞻智库  网友评论 0
  • 如果不考虑总资产在2017四季度短暂突破万亿的盛京银行(2017年底总资产曾达到10306亿元但2018年以来再未回到过万亿),那么2018年底总资产刚刚跨过万亿大关的徽商银行(2018年底总资产达到10505亿元)则从城商行第7、一跃超过盛京银行,成为第6大城商行。


作者:任涛

来源:博瞻智库(ID:Bzzk-research)

【正文】

如果不考虑总资产在2017四季度短暂突破万亿的盛京银行(2017年底总资产曾达到10306亿元但2018年以来再未回到过万亿),那么2018年底总资产刚刚跨过万亿大关的徽商银行(2018年底总资产达到10505亿元)则从城商行第7、一跃超过盛京银行,成为第6大城商行。


这也意味着目前我国资产规模超过万亿大关的城商行已经达到6家,分别为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徽商银行。本篇报告中我们聚焦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应该说相较于备受市场关注但离中小银行目标相去甚远的招商银行与平安银行,作为城商行第5和第6的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和我们的距离则显得会更近一些,也更具参考价值。


一、基本信息简要概述


(一)两家银行均已实现上市目标,其中宁波银行2007年7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徽商银行2013年11月在香港上市。目前徽商银行正在回归A股途中,虽然其大股东中静系的问题使得徽商银行回归A股从2015年首提一直被拖至现在,但A+H股的目标并没有发生变化。


(二)徽商银行是由安徽省6家地级市城商行和7家城级市城信社合并组建而成,是安徽省和中国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商行。宁波银行则是宁波当地政府作为主发起人成立,其战略投资者为新加坡华侨银行。


(三)截至2018年底,宁波银行和徽商银行分别拥有13893名和9515名员工,也均拥有非银行金融机构。其中,宁波银行拥有永赢基金(持股71.49%)和永赢金融租赁(持股100%),徽商银行拥有徽银金融租赁(持股51%)并参股奇瑞徽银汽车金融(持股20%)。


(四)从跨省异地分行来看,宁波银行已拥有北京分行、上海分行、深圳分行、南京分行、苏州分行、无锡分行等6家异地跨省分行,而徽商银行仅拥有南京分行1家异地跨省分行。



二、财务情况全面对比


为更全面、深入对比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经营管理情况,我们选取规模与业绩指标、零售条线经营情况、资产负债定价、资产质量等几个维度进行探究。具体来看,可以得出如下几个结论:



(一)结论1:存贷比、存贷款结构、贷款平均余额等规模指标非常接近


2018年,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总资产规模分别达到11164.23亿元和10505.0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8.18%和15.68%。其中,贷款规模分别为4290.87亿元和3817.66亿元,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8.43%和36.34%、同比增速分别为23.94%和21.31%,均达到20%以上;存款规模分别为6467.21亿元和5737.98亿元,存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7.93%和54.62%、同比增速分别为14.41%和11.89%,均在10%以上;存贷比更是分别为66.35%和66.53%,非常接近。


除此之外,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还拥有几乎相同的贷款平均余额,2018年全年贷款平均余额分别为3316.65亿元和3396.14亿元,生息资产平均余额分别为8784.35亿元和9463.78亿元,可以看出规模更高的宁波银行在平均余额方面甚至更低。


(二)结论2:利差收入占比较为接近,投资类资产占比均在50%左右%、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比也均在10%以上


1、两家银行的营业收入中利差收入分别占66.09%和66.32%,不过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20.03%和13.68%,存在不小的差异,宁波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更高且来源更加丰富。


此外,两家银行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增速均达到两位数,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2018年分别实现289.30亿元和269.51亿元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达到14.23%和19.74%。与此同时,两家银行还分别创造了111.86亿元和87.47亿元和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达到19.85%和14.87%。


2、在存贷款结构较为一致的情况下,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分别占其总资产的48.85%和49.86%,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07%和10.52%,同样较为接近,且在同业中明显处于高位。也就是说,宁波银行的总资产中,投资类资产与贷款的合计占比达到87.28%,而徽商银行则占86.20%。


(三)结论3:零售条线存贷比均为100%左右、较高的零售存贷利差债使宁波银行的零售条线创利水平较高


1、相较整体上66%的存贷比而言,两家银行零售条线的存贷比均为100%附近,这意味着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零售条线的存款足以支撑其对应的信贷投放,也意味着公司条线的很大一部分资金来源被用来支撑投资类资产的投放。


2、截至2018年底,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零售存款规模分别为1228.67亿元和1480.62亿元,占全部存款的比例分别为19%和25.80%、同比增速分别为16.07%和20.09%。


零售贷款规模分别为1370.66亿元和1452.46亿元,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分别为31.94%和38.05%、同比增速更是分别为29.72%和29.25%。


3、实上,除零售存贷比较为接近外,两家银行的零售条线存贷款结构也比较一致,特别是徽商银行看起来更为优秀。例如,零售存款中活期部分占比分别为30.03%和38.98%,公司存款中活期部分占比分别为52.85%和65.68%。


4、相较之下,宁波银行零售条线资产与负债占比虽然仅分别为9.43%和12.04%,但其零售条线却贡献了全部利润的34.78%。徽商银行零售条线资产与负债占比虽然分别为16.36%和15.34%,但仅贡献全部利润的10.67%。这主要是因为两家银行虽然零售条线规模相近,但零售存贷利差相差较大,2018年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零售存贷利差分别为5.00%和3.50%,相差150个BP。


(四)结论4:宁波银行净息差劣势明显,但由于其资产收益率更高使得其利差管理相对较优


1、两家银行的净利差比较接近(2018年2.20%和2.21%),但净息差方面相差较大,徽商银行2018年的净息差高达2.37%,较宁波银行的1.97%高出40个BP。这主要是因为宁波银行的计息负债平均余额(9606.92亿元)远远高于其生息资产平均余额(8784.35亿元)所致,特别是其存款平均余额(6354.13亿元)较贷款平均余额(3316.65亿元)高出较多。


2、虽然宁波银行的净息差劣势明显,但其存贷利差和零售存贷利差均明显高于徽商银行,主要是因为其资产端收益率较高。2018年,宁波银行的贷款收益率和零售贷款收益率分别为5.78%和7.16%,徽商银行则分别为5.14%和5.20%,零售资产定价优势非常明显。而与此同时,宁波银行2018年的存贷利差和零售存贷利差分别为3.98%和5.00%,徽商银行则分别为3.58%和3.50%。



(四)结论5:两家银行的创利能力与资产质量均处于不错的位置


1、2018年,宁波银行的ROE与ROA分别为18.72%和1.04%,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率分别为0.78%和0.89%,拨贷比也高达4.08%,显示出较强的资产与资本能力以及较优的资产质量管控能力。


2018年,徽商银行与宁波银行分别核销不良贷款21.73亿元和11.42亿元,当年资产减值损失分别达到100.64亿元和72.07亿元、同比分别大幅增长39.72%和17.99%.


2、相较之下徽商银行的ROE与ROA分别为15.08%和0.90%,虽然较宁波银行略有差距,但在同业中也处于不错的水平。此外,2018年徽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率分别为1.04%和1.53%,整体而言也远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


3、不过,和宁波银行相比,徽商银行23.02%的成本收入比表明其成本管控能力要优于宁波银行(2018年成本收入比为34.44%)。



三、业务条线主要情况对比


无论多么亮眼的经营数据,追本溯源均体现在资产负债管理过程中,并进一步内嵌其业务发展的主要思路。通过梳理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三大业务条线的主要亮点,可以看出,相较于一般中小银行而言,重视财富管理业务(包括私人银行业务)、国际结算等现金管理业务、资产托管业务等等是两家银行的共同特征,而这一切均建立在对基础客户的深入挖掘和持续优化升级之上。特别是对于零售条线外,在基础客户与存贷款业务进行关注之外,更应关注零售管理型资产规模(AUM)的变化。



四、主要结论及简要思考


我们认为,对于中小银行而言,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使命,在目前情况下,全面效仿招商银行与平安银行的发展模式似乎并不现实,反而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顾此失彼、瘸腿走路。当前阶段,仍有一些更为现实、经营管理情况同样较为优秀的中小银行值得效仿,比如总资产规模刚刚跨过万亿大关的徽商银行和已拥有北京、上海、深圳、南京、苏州、无锡等6家异地跨省分行机构的宁波银行。


(一)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具有一些共同的资产负债结构特征,如存贷比与利差收入占比均达到66%、零售存贷比在100%附近,贷款占比与存款占比分别为40%和55%左右,投资类资产和交易性金融资产占比均在50%和11%附近,净利差均为2.2%左右。


虽然规模上相差600多亿元,但徽商银行的营业收入较宁波银行仅相差20亿元,且其ROE与ROA较宁波银行也相去不远,因此同等的资产负债结构下,两家银行可以说均可以作为中小银行的典型优秀代表。


(二)两家银行除了一些共同特征外,还有一些差异,如徽商银行的零售业务、存款占比更高、存款结构更具竞争力、成本管控能力以及贷款占比远胜宁波银行,而宁波银行由于零售存贷利差远远高于徽商银行,使得其零售条线虽然资产和负债虽然仅占10%左右,但却能够创造全部利润的35%左右。不过宁波银行还存在一个不足便是其计息负债平均余额(9606.92亿元)远高于生息资产平均余额(8784.35亿元),特别是其存款平均余额(6354.13亿元)较贷款平均余额(3316.65亿元)高出较多,因此如果不是宁波银行的存贷利差水平更高,相信其创利能力将会弱于徽商银行。


(三)从业务的角度来看,对于同样拥有信用卡等银行卡优势的前提下,通过积极主动发展财富管理业务,特别是提高财富管理业务的质量、推动私人银行业务的发展,并以此为基础辅之以深耕本地来做大做优基础客户是两家银行的共同选择。2018年,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理财余额分别为2594亿元和1141.62亿元,非保本理财余额则分别为2347.05亿元和1013.88亿元。其中,徽商银行的理财产品零售部分占比已高达85%。


与此同时,大力发展资产托管业务也是其要点之一,2018年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资产托管规模分别达到2.3万亿元和6917.86亿元。特别是宁波银行的资产托管规模位居城商行第1,其推出的易托管APP近期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四)应该来说,投资类资产在宁波银行与杭州银行的资产结构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两家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占其总资产的比例均在48%以上,交易性金融资产占其总资产的比例也均在10%以上,因此进一步讨论两家银行投资资产结构情况。


1、宁波银行投资类资产品类更为丰富,其中债券投资仅占1/3左右,基金投资维持在30%以下、同业存单投资占比降至5%以下,非标投资占比由30%进一步上升至36.13%。因此,2018年,宁波银行在投资类资产的配置上加大了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等非标投资的投资,同时考虑了流动性管理的需求,压降了同业存单和基金投资,并大幅增配企业债券(含金融债)。


2、相较而言,徽商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品种则相对单调,其中债券投资占比在30%附近,同业存单占比在3.50%左右,非标投资占比高达65%以上。且2018年徽商银行在三类品种的增幅上相对均衡,非标投资、债券投资和同业存单投资增幅分别为16.86%、27.06%和23.41%。


3、虽然宁波银行的投资类资产占比更高,但其对全行利润的贡献却低于徽商银行,宁波银行资金条线以60%的分部资产仅贡献全行利润的30%不到,相反徽商银行的资金条线则以55%左右的分部资产贡献了全行利润的32%以上。


很显然,宁波银行与徽商银行的债券投资占比仅占其投资类资产的30%左右,非标投资占其很大一部分,且2018年增幅较为明显。特别是丰富投资品种、均衡配置投资品种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方面宁波银行做得可能要相对好一些。  


 

作者:任涛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博瞻智库 作者:任涛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幸运飞艇,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